宜宾 VS 常州 谁才是“动力电池之都”?_产业研究_广东省工业园区网
欢迎登录,请先[登录][注册]
重要提示:

宜宾 VS 常州 谁才是“动力电池之都”?

栏目:产业研究 点击量:27,282 发布时间:2023-04-25

新能源项目正如火如荼在全国各地落地开花,新能源产业发展脉络也逐渐清晰。


依靠“动力电池”产业引擎,几个城市正在异军崛起。其中,常州从“江南美食之都”转身“动力电池之都”;宜宾也从“中国酒都”进阶到“动力电池之都”……


一个位于华东,一个地处西南,谁是真正的王者?


产业成绩:1600亿元VS1703亿元


产业的快速超常规发展,是一座城市崛起的最好注脚。


在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上,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看到,已初步构建“1+N”绿色闭环全产业链生态圈的宜宾,正积极落实城市高质量发展,力争推动2023年动力电池产业产值突破1600亿元。


过去一年,依靠这张“王牌”,宜宾收获满满:实现产销动力电池72GWh,占全国15.47%,实现动力电池产业工业产值889亿元,同比增长4.54倍。2023年1-2月,宜宾动力电池产业再上台阶,实现产值117亿元,同比增长45%。


在常州,这一地处江苏省东南、正好位于长三角腹地的城市,2022年已完成动力电池规上企业产值1703亿元,动力电池产量108.5GWh,全国排名前二。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,常州也拥有比亚迪、理想等新能源整车龙头,汽车零部件产业覆盖了传动系统、制动系统、转向系统等10多个领域,形成较为完善的产业链。


一个是今年力争突破1600亿元产值,一个是去年已完成1703亿元产值,竞争中常州已领先一步。不过亦有投资人告诉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,从时间点上看,常州发展动力电池的时间早于宜宾,而2022年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大年,从产业发展角度看,宜宾更具爆发潜力,或能刷新发展速度。


站在新能源赛道发展的长远视角来看,两座城市的竞争,其实只是中国新能源产业方兴未艾的一个缩影。从上游原材料到正负极、隔膜、电解液等6大组件,再到新能源汽车整车、电池回收循环等领域,未来,宜宾与常州等这样的城市将围绕各个产业环节展开竞争,较量的背后,则是产业链招商、资本落地,以及鼓励政策的大比拼。


股权基金:晨道投资VS常州国资投资平台


实体经济的发展离不开金融“活水”,在这场比拼中股权投资基金显得尤为重要。


“产业链招商+基金招商”模式之下,稍微落后的宜宾已开启股权基金投资。2021年,宁德时代将触角延伸至宜宾后,随即与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晨道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宜宾市新兴产业投资集团、青岛佳裕宏德壹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信银(宁德)产业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共同出资设立“宜宾晨道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”(以下简称,宜宾晨道)。


作为宜宾晨道的大股东,宜宾市新兴产业投资集团持股44.1%,背后实控人为宜宾市国资委和四川省财政厅。二股东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问鼎投资,正是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。晋升为万亿市值俱乐部成员的“宁王”,早在上下游领域多点投资,既是投资人,也做LP。


截至目前,宜宾晨道已出手38家公司,从先进制造到新材料,再到物联网、汽车交通等,宜宾晨道步速紧密。最新消息显示,与“宁王”一起投资的锂宝新材料,后者在完成25.78亿元B轮融资后,已全面推进上市之旅。


在股权投资领域,宜宾晨道正交出一份成绩单:其中投出2家IPO公司,包括杰华特微电子和帕瓦股份;独角兽公司厚生新能源、芯驰科技、锂宝新材料,以及“专精特新”小巨人公司亿太诺、芯迈半导体等。


不仅如此,2022年底宜宾发展创投、宜宾港信资管还与中金资本共同发起设立中金宜宾基金,规模10亿元人民币。重点布局动力电池、智能终端、高端装备制造、新材料、医疗器械、白酒食品等领域,侧重于中早期、成长期优质企业。


相较于宜宾的生猛,常州市旗下尽管也有几家国资投资平台,但出手节奏不似宜宾晨道般决绝快速,除中创新航、蜂巢能源等独角兽外,由常州参与孵化的独角兽项目并不多。


但2022年,IDG资本联合香港中华煤气成立的一支100亿元零碳科技基金落地常州,得到了常州、武进区两级引导基金的支持。由此,除动力电池外,太阳能、风能、储能、氢能等新能源项目,亦在常州得到发展。


链主企业:宁德时代VS中创新航


如果说产业发展成绩是结果,股权投资是手段,那么链主企业则是最底层的竞争主角。


在今年年初成都策源资本举办的产业基金大会上,就有头部机构人士向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询问:宁德时代在四川宜宾的落地情况。在这位头部机构人士看来,龙头链主企业在哪儿,哪儿就有投资的机会。


眼下,与宁德时代的合作中,宜宾正加快推进四川时代项目的落地。在锂资源拓展上,四川时代也与国宏集团联手,将洛矿集团划为四川时代的全资子公司,并与宁德时代联合体取得了玻利维亚Uyuni和Oruro两个巨型盐湖的开发权,建设锂提取工厂。同时,旷日持久的斯诺威矿业并购案也尘埃落定,宁德时代最终接盘,将斯诺威矿业收入囊中。


目前,宁德时代已与宜宾已签署《四川时代七至十期项目投资协议》,计划在长江工业园建设动力电池宜宾制造基地七至十期项目,总投资120亿元,建成后每年可实现销售产值350亿元,形成年产能50GWh动力电池生产线及相关配套。


除宁德时代以外,天华超净、德方纳米、贝特瑞、格林美、高景太阳能等产业链企业也陆续在宜宾建厂。


消息显示,高景太阳能已启动IPO,聚焦高效大尺寸光伏硅片,2022年该公司融资超40亿元。联系到背靠宜宾国资委的五粮液集团,近日10亿元成立新能源投资公司,方向为光伏储能;以及本周刚刚举行、由四川省人民政府和工信部联合主办的“云上宜宾”会议,不难看出,从产业落地、头脑风暴到顶层设计……四川和宜宾正在下一盘新能源大棋。


另一方面,常州也吸引了另一家电池巨头中创新航的入驻。估值600亿元的中创新航2022年完成在港股上市,不过截至目前市值只有350亿元左右。


最重要的是,在动力电池出货量上,中创新航远比不上宁德时代。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,2022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车量占比接近50%,而中创新航仅有5%上下。一位长三角新能源领域投资人告诉记者,这一排名反映了当前动力电池企业头部公司优势明显,中尾端企业难以获得更多市场份额的现实。


“之所以会形成如此大的差距,主要是很多乘用车采用动力电池时,有品牌因素的考虑。”该位投资人指出,动力电池作为品牌方,有促进下游乘用车销售的作用。所以很多汽车品牌采购电池时,愿意用宁德时代的电池,除非主机厂自己做电池。截至目前,上汽集团已设立两家电池厂,但都是与宁德时代合资成立。


此外,新能源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采购量很大。“如果上游企业没有这么大供应量,下游主机厂也不敢把订单给对方,这进一步凸显了头部企业的规模优势。”


正因如此,宁德时代才在宜宾长江工业园加大投资,建设年产能50GWh的动力电池生产线。让宜宾这一西南城市在动力电池领域火速追赶。

数据显示,2022年常州动力电池产量108.5GWh,全国排名前二;而2021年该数据为57GWh,排名全国第一。


相关信息

关闭

在线客服

入会咨询服务

020-83579820

招商咨询电话

13660872304
020-83590403
联系人:黎小姐

合作咨询

13602754269
020-83501327
联系人:唐先生
邮箱:yuanquxiehui@163.com

关闭